<b id="7uoc6"><bdo id="7uoc6"></bdo></b>
  • <track id="7uoc6"></track>
        <object id="7uoc6"></object>
      1. 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        医生8天开4次止咳药被控违法,药水为何变祸水?

        2021-09-02 00:00:02医学界
        核心提示:药物滥用就成了毒

        撰文 | 燕小六

        近日,一名新加坡医生因“违规处方止咳药”等27项指控,被诉至该国国家法院。该案将于9月30日开庭审理。等待他的可能是被判入狱2年,和/或最高罚款新币5万元(约合人民币23.8万元)。

        调查显示,2018年11月至2019年2月,现年57岁的全科医生吉德拉·库马尔·森在其任董事的诊所内,给15名患者违规处方含可待因成分的止咳药物。其中有一名患者在8天内拿到4瓶止咳药,每瓶90毫升。此外,2016年9月至2019年2月,9名经其诊疗的患者“查无完整病历”,尤其是缺少止咳药物处方和使用记录。

        根据新加坡《滥用药品法》,因存在成瘾隐患,针对同一名患者,医生或药剂师在4天内仅能处方1次含可待因成分的止咳药物,单次处方不得超过240毫升。

        在中国,含可待因的复方口服液体制剂也是“被严管”对象,于2015年5月1日纳为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。这意味着非法贩卖、运输此类止咳水,被视为贩毒。

        关注药物成瘾10多年的精神心理专家、晴日心理创始人何日辉告诉“医学界”,我国对含可待因止咳药的管理,可能是全球最严的。而一度令他担忧的是,一些药物成瘾从处方药转向非处方药(OTC)。2017年2月,他就接诊到国内有报道的、首例OTC“强力枇杷露”成瘾者。

        “家中常备的一些止咳药、止痛药、感冒药中,也含有与毒品类似的成分。……在临床上这些都是药效很好的药品,但如果滥用成瘾,其危害不亚于吸毒。”北京朝阳医院微信公众号近日发布《合理用药 远离毒品》一文写道。

        治病的药,吃出“心病”

        “像个废人。” 42岁的黄先生如此向《南方周末》形容自己。他的心率每分钟只有30次。而正常人是每分钟60-100次。浑身无力,没有精神,不能工作。满脑子只有一件事:想喝药。

        事发于2014年。黄先生因咳嗽严重、晚上睡不好觉,在药店买了一款常见的止咳药“强力枇杷露”。按照药物说明书,该药每天喝3次、每次15毫升。

        黄先生求治心切,一瓶100毫升的药,分3次、一天喝完。镇咳效果不错,黄先生感到轻松,喝完后想睡觉。他以为这都是正常的药物效果,没有在意。

        连续6天、一天一瓶后,黄先生离不开“强力枇杷露”。他翻看药品包装,发现成分表写着“罂粟壳”。再去买药时,药店老板提醒他喝多了会上瘾。“提醒得太迟了。”黄先生说。

        这一喝就是3年,高峰时每天要喝五六瓶。但慢慢地,黄先生喝完不再感觉轻松。他吃不下饭,胸闷想吐,作息日夜颠倒。他原先靠开长途货车谋生。喝药成瘾后,黄先生总感觉困。有次在行车过程中,他睡着了。最终,黄先生卖掉货车,失业在家。

        2017年,黄先生到何日辉医生处就诊。“他不是唯一一个。”何日辉告诉“医学界”,到其2018年创业前,陆续接诊数例如黄先生般、对强力枇杷露等药物成瘾的患者。

        连用2周,或成瘾

        根据我国药品监督管理局信息,获批上市的强力枇杷露有上百个品牌,多数是甲类非处方药。

        根据某品牌强力枇杷露说明书,其成分包括:枇杷叶、罂粟壳、百部、白前、桑白皮、桔梗、薄荷脑,辅料为苯甲酸钠、甜菊素、枸橼酸、菠萝香精。

        按照“排名越靠前、含量越高”的说明书规则,罂粟壳是这个药的主要成分。

        《中国药典》2020年版新增强力枇杷露质量标准。《强力枇杷露质量控制方法的研究进展》指出,称之为“强力”,是因其在传统止咳枇杷露基础上加入罂粟壳,止咳功能强于一般的枇杷露。

        该文称,罂粟壳含有吗啡、可待因等生物碱,能抑制咳嗽中枢,阻断咳嗽反射,降低咳嗽中枢的兴奋性,产生镇咳作用。罂粟壳含量过低无法达到镇咳效果,含量过高则较易引发成瘾性。

       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物质成瘾科主任杜江告诉“医学界”,吗啡、可待因属阿片类生物碱,可作用于躯体阿片受体,令大脑产生欣快感,其临床表现类似于海洛因成瘾。

        杜江主任解释,理论上,含罂粟壳的药物是具有成瘾可能的。其成瘾机制复杂,有个体差异,多数人存在连续使用过程。何日辉则表示,有些研究称成瘾源于遗传,实际上并没有确切的证据。他的临床实践发现,这或和成长中的病理性记忆有关。但这些观点未达成学界统一认知。

        2016年1月16日,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向消费者发出警告,不要使用一款来自中国的止咳糖浆,该产品在抽检中被发现含有未标识的吗啡。对吗啡过敏的人群在饮用后可能产生严重过敏反应,另外还有呼吸抑制和成瘾危险。

        “我们呼吁政府加强对于这类药品的管制,尤其是对于小孩、老人这两个群体。”《法制晚报》采访美国儿科学会药品委员会主席丹尼尔·弗雷特雷利称,作为一种能让人上瘾的物质,连续服用吗啡2周以上,就可变成吗啡患者,连服数日便会成瘾。

        戒断,“生不如死”

        一旦对强力枇杷露成瘾,杜江和何日辉都认为用常规方法戒断难度很大。

        前文所述黄先生曾告诉媒体,自己试过“戒喝”。但坚持不到10小时,就感觉胸闷、头痛、浑身冒冷汗,心里有事、脑子乱乱的。不停呕吐,胃里的苦水都吐出来了,全身发麻,好像有蚂蚁在咬。

        杜江表示,作用于阿片受体的成瘾性物质会导致明显的躯体依赖。一方面,不用就浑身不舒服。另一方面,需要逐渐增大剂量,才能达到原来的效果。如突然停用,就会出现强烈的戒断症状、“生不如死”。

        止咳药水还会“改变”大脑。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和华南师范大学通过研究发现,对于慢性止咳药水成瘾患者,其大脑中抑制控制相关的前额叶皮层灰质体积减少。而该脑区受损,与患者极高的冲动性有关。

        “大脑会记住欣快感。当人遇到负性情绪时,大脑就会把那段记忆提取出来,可能就会再次使用药物。因此,戒瘾绝不是单纯的意志力问题。”杜江介绍。

        何日辉介绍,基于成瘾者“心瘾”或属于病理性记忆,通过心理干预是可以改变、消除的。

        制作工艺不同,成瘾物质含量不一

        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药学部主任药师翟晓波告诉“医学界”,含罂粟壳的止咳药如强力枇杷露、川贝止咳露等,属于非处方药物,患者可以在药店买到的。“通常是安全的。如果长时间滥用,不排除有成瘾风险。”

        但强力枇杷露的制作工艺和标准,或会增加风险性。

        《强力枇杷露质量控制方法的研究进展》指出,2020年版《中国药典》仅建立了罂粟壳中吗啡的定量测定方法。量效关系、量毒关系等尚需进一步研究。同时,市售产品质量参差不齐。

        2016年,一项研究对市售20款强力枇杷露进行检测,发现均含有吗啡及可待因成分。由于制作工艺等差异,吗啡均值在0.016-0.050mg/mL,可待因均值在3.032-12.143ug/mL。可见,产品间差异是翻番甚至达数倍。

        呼吁升级管理

        2018年6月,《药审中心关于征求“含可待因感冒药说明书修订要求”意见的通知》发布,要求相关产品“禁忌”“儿童用药”增加“18岁以下青少年儿童禁用本品”等字样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公安部还下发通知,“要求坚决切断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非法销售的链条,切实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”。

        但在同样有成瘾风险的强力枇杷露等产品外包装上,至今没有“本产品含有吗啡及可待因成分”等标识。它们作为非处方药物,可以在药店、电商平台随意购买。

        2017年,微博用户@喂药师 发帖称,强烈建议将强力枇杷露等非处方药改为处方药管理,在外包装或说明书明确标识出吗啡成分,禁用于12岁以下儿童。

        截至本文发布,“医学界”查阅相关产品说明书,发现其不良反应栏写着“尚不明确”。“禁忌”为儿童、孕妇、哺乳期妇女禁用。但未注明儿童禁用年龄。

        翟晓波指出,医务人员应慎重使用具有成瘾性的药物并加强用药指导,开处药方时必须向患者充分说明药物的成瘾风险。举例来说,含罂粟壳的止咳药适用于支气管炎等引发的咳嗽、咳痰,但孕妇、哺乳期妇女、儿童禁用。“如果(东方医院)院内出现违反禁忌症的情况,临床药师会及时干预,促使医生改用其他止咳药。”

        需谨慎使用的药物,不止前述几种。北京朝阳医院发布《合理用药 远离毒品》指出,镇咳祛痰药复方甘草合剂和复方甘草片(含阿片粉),止泻药复方樟脑酊(含少量阿片),以及咽喉病常用药牛黄解毒片,近年来也有长期服用致成瘾的文献报道。其中牛黄解毒片停药后,可发生严重戒断症状。

        此外,非处方药右美沙芬、含麻黄碱成分的感冒药、晕动片、头痛散等,长期连续大量服用也可成瘾。何日辉曾收治过一名右美沙芬成瘾患者,一天要吃96片。

        何日辉经过多年思考,对安全用药有了进一步认识。“从临床专业角度来讲,只要是有成瘾潜力的药物,都有被滥用的可能,其监管应该是系统性工程。比如,先在外包装上明确标识有成瘾风险,然后凭身份证购买等。使用药物成瘾的原因很复杂,尽可能不要给用药者和家庭造成冲击、更不能随意给他们贴上‘吸毒者’标签。”

        “成瘾是唯一一个可预防的疾病。应该加大宣传,提高民众意识。”杜江说。

        资料来源:

        1.Doctor accused of unlawfully selling codeine cough preparations, not keeping proper records. The Straits Times

        2.止咳水别乱喝!广州男子把工作喝丢了还损失几万块,咋回事?. 南方+

        3.食物中添加罂粟壳能成瘾?专家:长期食用有潜在健康风险. 大河报

        4.强力枇杷露质量控制方法的研究进展. 安徽农业科学. J.Anhui Agric.Sci. 2021,49(13):12-16

        5.马应龙止咳药被曝含吗啡,涉事产品中国有售. 法制晚报

        特别策划
        39热文一周热点
        动漫黄的视频大全在线观看,西西gogo高清大胆专业,香蕉伊蕉伊中文在线视频,欧美俄罗斯40老熟妇 网站地图